【試閱】B044─深陷情網 花綾.著

書名:深陷情網
預定出版日期:2008/06/16
ISBN:978-986-6636-12-7

楔子
  距離上班時間還有半個小時,辦公室的電話已經開始響個不停。
  上至寰宇藝能的主管階級、下至大樓清掃工的私人手機皆未能倖免於難,每個人不是脖子夾著,就是左右手各拿著一支話筒,一張嘴忙得不可開交。
  九點一過,不要說是辦公室裡的電話,就連大樓接待處的三十支分機,都陸續被媒體、廠商和影迷打來的詢問電話擠爆。
  ──我看到今天早上的報紙了,森澤大樹真的是同性戀嗎?那片性愛光碟裡的主角真的是他嗎?
  ──你們該不會是為了炒作新片,故意製造這種假消息來消費觀眾吧?大樹今天還會出席新片宣傳的記者會嗎?
  ──如果大樹喜歡男人,那剛剛跟他宣布訂婚的未婚妻怎麼辦?聽說女方已經透過律師發言要解除婚約,這是真的嗎?
  ──身為大樹的經紀公司,你們怎麼能夠讓這種醜聞曝光?實在是太不負責任了!虧你們還是屬一屬二的經紀公司,怎麼連這點常識都沒有!你們難道不知道這種消息一旦見報,會害我們損失多少利益嗎?剛上映的電影必須立刻下檔不說,相關周邊商品也都成了不能販售的垃圾,這些損失該由誰買單,你們應該心知肚明吧!
  ──請諒解我們的立場,為了顧及公司與產品形象,關於這次的合作必須取消。至於違約金的部分,由於是代言人素行不良導致合約無法進行,我們會透過律師依約求償,請你們要有所準備。
  ──森澤大樹是同性戀的新聞已經傳遍整個日本,失去大量女性粉絲在所難免,加上眼前還得面臨巨額違約金的問題,我想他一定為了錢的事情在傷腦筋吧!既然這樣,要不要考慮介紹他來賺點情色市場的外快?以他的知名度和身材,搭上同性戀的主題,經紀公司肯定會大撈一筆喔!
  「混帳東西!想趁火打劫、大撈一筆的人是你吧?」石原部長爆發力十足的怒吼,遠在一百公尺外都聽得見。
  喀!與其說是掛上話筒,不如說他是狠狠的摔了電話。
  穿著深灰色西裝、戴著金屬框眼鏡的石原部長,才踏進辦公室,連外套都沒時間脫下來,一連接了好幾通來自各界的抱怨電話,直到聽見情色界打算趁此機會收買森澤大樹拍片的荒唐建議,終於受不了猛地掛上話筒,就連口袋裡震動個不停的手機電池,也乾脆一併拆了下來丟在辦公桌上。
  只見他兩手扠腰,筆直地瞪著桌子,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盤算什麼,臉上的表情越來越扭曲,接著一邊粗暴地扯開壓迫在喉結上的領帶,一邊對著正握住話筒、不斷鞠躬道歉的加藤大喊。
  「加藤,你到底聯絡上大樹沒有?新井呢?竟然讓負責的藝人爆出這種醜聞,她活得不耐煩啦!啊──真是氣死我了!」
  「部、部長,大樹的手機關機,家裡電話也沒人接,那個……新井的電話一直在通話中,根本打不進去……也許,也許他正在跟大樹講話也不一定……」
  被部長點名的,是才進公司不到三個月的新人加藤,他戰戰兢兢地摀住話筒,歪著頭用自己也不確定的猜測回答部長的問題。
  聽見對現狀於事無補的答案,石原部長發覺自己的頭痛指數正在持續上升當中,他一手按住太陽穴,一手伸長了手臂直指加藤。
  「你你你,先把新井給我找出來!還有,你們幾個還站在那裡幹什麼,還不快給我繼續打電話,或是想辦法把人帶到我面前!那些電話就是接一整天也別想接得完,通通給我掛掉不用接了!」
  接到指示的加藤趕緊點頭,一邊抓著手機頻頻做出彎腰道歉的動作,一邊把公事包夾進腋下,抓起桌上的鑰匙,匆匆忙忙逃離陷入兵荒馬亂的辦公室。
  「這臭小子,給我捅了這麼大個樓子然後不見人影,這天大的損失要我怎麼吃得消!總之繼續給我打,如果找不到他,你們統統等著捲鋪蓋走路!」
  直到電梯門完全緊閉之前,部長震耳欲聾的叫罵聲,依然可以一字不差地傳進加藤的耳膜裡。

第一章
  她到底有沒有為人母親的自覺?每次見面的時候,森澤大樹就會忍不住這樣想。
  驕傲自滿、為所欲為、又唯我獨尊,同時不管對象是誰,她都可以冷酷無情得讓人打從心裡發出寒顫。
  森澤大樹覺得這個女人之所以能夠如此鐵石心腸,得歸咎於她生命中來自男性、從來不虞匱乏的溺愛與包容,以至於她根本不懂得付出,或者說,她從不認為自己應該付出。
  她現在正在用電話談分手,對方是她上個月前往法國度假,在酒莊裡邂逅的度假飯店小開,比她年輕十來歲,從兩人的合照上看來頗為登對,卻因為近日一位建築商的猛烈追求,使她作出分手的決議。
  連電話筒都懶得拿,她打開電話的擴音器,赤著腳在客廳裡走來走去,不耐煩地對著話機咆哮,並利用男友殷殷哀求的空檔抽了一口菸,時而配合對方的懇求發出堅定的拒絕,時而轉向正在一旁看著攤在桌上的時裝雜誌的森澤大樹,擺出一張快要煩死的苦瓜臉。
  剪裁合身的小直筒單寧褲,純白潔淨的寬鬆襯衫,腰間繫上一串走起路來會叮叮噹噹響個不停的金屬綴鏈,襯托著足可媲美模特兒的柳腰和長腿,隨意挽折起的袖子,一頭蓬鬆微捲的茶褐色長髮,隱約可見的細小抬頭紋,卻不影響她麗質天生的魅力,那大概是她全身上下唯一符合四十幾歲女人應該有的特色。
  「皮耶爾,你有時間跟我講這些廢話,為什麼不去找下一個女人談戀愛呢?」
  喀地一聲切斷電話,俐落地扯掉連接在話機座上的白色電線,終於擺脫前男友糾纏的女人,如釋重負地鬆了一口氣,成大字型癱在沙發上。
  「煩死了!囉哩囉嗦的,到底是不是男人啊!再聽他講那些廢話,皺紋都會多兩條!」
  拼命按摩額頭的母親,看在森澤大樹眼裡,仍有幾分少女的可愛模樣,雖然有點任性,但這就是她吸引人的地方。
  「妳還是一樣無情啊!」
  躺在另一張沙發上的森澤大樹,對她所下的結論一點也不表示贊同地做出了批評,順便提醒她,上星期不惜丟下工作也要飛去巴黎約會的人不知道是誰。
  「那又怎樣?我不能改變心意嗎?」母親點燃一根香菸,呼地吐一口煙,「跟那種滿腦子只知道談情說愛的人在一起,再多麵包也會有坐吃山空的一天。」
  「呿,明明是妳的感情出軌在先,竟然還敢數落對方的不是。」
  「那有什麼辦法,誰叫他的愛情只會讓人美麗,又不能當飯吃。」
  森澤大樹吊起眼睛看她,語氣和眼神同時露出疑問。
  「那男人家裡不是開飯店的嗎?怎麼會沒飯給妳吃?況且,他還送了妳一棟豪宅當禮物不是?」森澤大樹翻了個身提醒她。
  「是又怎麼樣?那是朋友的好意,都說是生日禮物了,我能不收嗎?」
  「為什麼不能不收?」
  森澤大樹一說完,母親就把抽到一半的菸捻熄在菸灰缸裡,走過去一把抽掉他枕在頭下的抱枕往他身上砸,森澤大樹發出哀叫,身體自然蜷縮起來。
  「你有時間在這裡質疑我的交友態度,為什麼不留點精神去教訓你那個處處留情的老爸?也不想想自己都已經年近半百了,還跟十八歲的寫真女星開房間過夜。哼!他就有出息!」
  她把手上的抱枕重重丟在森澤大樹肚子上,轉個身踱步至落地窗前,拿起閃閃發亮的水鑽打火機想要點菸,卻怎麼也點不著,一氣之下,價值連城的打火機被摔在地上發出鏗鏘一聲,她快速地走到一旁的櫃子前,開始粗魯地翻箱倒櫃,直到要找的東西出現為止。
  終於,白色的輕煙裊裊上升,在她面前暈開,緩緩飄向窗外。
  女人氣急敗壞的腳步聲消失了,高分貝的咆哮也靜止了,屋子裡隱約聽見某種機械運轉時發出的規律聲音。
  森澤大樹盯著天花板上的復古風扇,想起自己是為了什麼跑到這裡,正打算開口,她卻搶先一步下起逐客令。
  「出去,我現在不想看到任何跟他有關的東西,尤其是你!」
  「喂!我現在可不是能夠到處跑的人,外面都是等著採訪的媒體……」自覺受到委屈的森澤大樹從沙發上彈跳起來抗議。
  「來不及了!你剛剛挖苦我的時候,為什麼不先想到這一點?出去,我這裡不歡迎你!」
  話還沒說完,她已抓起森澤大樹的手,將體型比她壯碩兩倍的兒子連拖帶推地趕出大門。

***      ***
  騎著野狼機車在馬路上追進口跑車?
  任誰聽了,都會覺得這個人頭腦壞掉了吧。
  要是用這股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勁去追女朋友,現在也不會是孤家寡人一個。想到這,葉月芽生躲在口罩後面的嘴自嘲地苦笑出來。
  此時,前方路口的黃色燈號開始閃爍,葉月芽生握住油門的手也跟著轉動,在號誌轉為紅燈的千分之一秒,加速通過了十字路口。

2 則留言:

匿名 提到...

封面超帥!

好有fu~~~~喔!!\(^o^)/

最喜歡花綾的文和主角了(^ω^)

請好好保重身體繼續加油

ps:好想快快看到新書寶寶喔~~~

眠 提到...

明天就要出了,期待呀,花綾大的每本書我都有看,真的是好看哪!大大加油!!